柱塞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妻子怕女儿问原因保险

发布时间:2019-09-27 18:21:38 阅读: 来源:柱塞泵厂家

云南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 妻子怕女儿问原因

41名党员因吸毒被开除党籍云南德宏不定时尿检保证队伍纯洁

吸毒党员妻子:怕女儿问爸爸为何被开除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德宏

通报

云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9日发布消息,云南省德宏州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其中9名国家公职人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通报称,41名吸毒党员中,9名国家公职人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名退休人员被开除党籍、降低待遇,30名农村党员被开除党籍。目前,41名被开除党籍的吸毒党员已由当地公安机关带到云南省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吸毒党员所在部门、乡镇、村委会的主要负责人被约谈。

据新华社

在云南德宏,不会抓禁毒防艾工作的干部,不是好干部。

德宏州是云南禁毒防艾工作的前沿,当地制定的“十条禁令”特别规定,国家工作人员“严禁以任何理由吸食毒品”。当地基层官员坦言,党员干部吸毒,“给整个队伍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日前,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称,云南省德宏州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

挽救

当地纪委曾多次找他谈话

41名被开除党籍的吸毒者中,5人被德宏州纪委公开点名。

他们分别是:陇川县王子树乡政府武装部长佟继文、芒市芒海镇政府职工张斌、盈江县那邦镇政府退休科员丁双强、瑞丽市畹町招商引资和对外经济合作办公室科员赵骅、梁河县遮岛镇弄么村委会弄么村党员向兴祥。

只差55天,“代表”之一张斌就将在云南省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呆满整整一年。

1997年,张斌从部队回到地方,先后在芒海镇水管站、兽医站、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主要负责农机统计,“经常下寨子”。芒海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普佳(化名)说,他曾多次陪同芒海镇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找张斌谈话,要求他许诺不再碰毒品。

去年6月底,镇上领导提出,张斌应该回遮放镇父亲家戒毒,“要他尽量放松,休息半年,实际上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张斌信誓旦旦,称“10多天就能戒掉”,半年的期限也由此改为3个月。然而在去年8月2日,他就被遮放镇派出所的民警抓了现行。

张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那天他和朋友“喝多了酒”,“吃了三颗麻黄素”。

环境

边境外遍布缅甸的制毒工厂

从芒市出发,驱车80公里,先平原,后山地,在原始森林密林中蜿蜒穿行1小时,方可至张斌工作过的芒海镇。站在芒海镇街头,可见缅甸苍莽群山。

当地人说,10年前,边境线上的缅甸一侧“有制毒工厂”。

张斌解释,自己和毒品有染,有“环境原因”,过去他和朋友去缅甸境内玩,“慢慢就沾上”。

他称第一次吸的毒品叫“卡苦”,这是鸦片和某植物的混合物。他一共吸食了6角(小片),剂量太大,他“吐了一个晚上,死去活来”。

熟悉张斌的人描述其“好酒”,张斌称,有时候他能控制毒瘾,但往往在酒后,“他们就拿出那个东西”,他称这些年活得“压抑”,吸毒能让其“兴奋”。

普佳描述,张斌说话“语无伦次”,常前言不搭后语,“有时候又像个正常人”。认识张斌的人都知道他是资深吸毒者。当地村民透露,张斌经常去附近村庄,以5元每颗的价格,购买麻黄素。普佳说,此前,张斌还曾在当地一个叫中山的村寨被抓过一次。

危害

身子虚弱,愧对家人

张斌称,2000年至2005年间他曾戒毒5年,后来复吸,吸食对象从卡苦改为麻黄素。

进戒毒所后,他先被强制关押15天,然后出来每天跑操、训练。后来他被送往某工厂给衣裳穿装饰珠子,每月可获取30元报酬。因动作慢,他又被安排给大家煮饭,“一共煮了9个月”。

张斌的母亲于1992年去世,他被抓后1月左右,父亲即离世,戒毒所准许他请几天假出来给父亲办丧事,当时他“心里很悲惨。”

张斌至今未婚,是三兄弟的老大,两个弟弟分别在芒市和遮放镇开大货车谋生。从戒毒所出来后,他也不与两个弟弟联系,“觉得丢脸”。

他说,毒品让他一无所有,既糟蹋钱财,也损害身体,工作一无是处,“整个身子都很虚弱。”

他现在在当地的一个工程队交份子钱凑伙食,正打算找一些体力活谋生计。他说,现在“断了毒瘾”,但“心里有瘾,不要让眼睛看到,看到就想抽。”

对于纪委曾给过多次机会仍复吸的问题,他报以沉默。

自弃

妻子仍在竭力挽救

与张斌相似,陇川县王子树乡原武装部部长佟继文是今年2月13日凌晨一点被抓的,地点位于陇川县城某出租屋。

当地有说法称,与佟继文一起吸毒的,还有县水利局一外号叫“老强”的公职人员,“老强”与佟继文一道被开除。

现年36岁的佟继文,曾一度前程光明。他是个穷孩子,性格温和,从小跟随在景罕镇税务所工作的三哥生活,退伍后受边疆政策照顾,进入陇把镇林业站,2008年左右,任王子树乡武装部部长。

王子树乡是当地海拔最高的乡镇。当地人称,佟继文与王子树乡一名女吸毒人员交往甚密,“他既抽卡苦,又抽麻黄素”。

大约两年前,佟继文性格变得喜怒无常,“一会暴躁,一会温顺”,与此同时,关于其与吸毒者交往甚密的传言,也进入其妻子赵静耳中。

接到三象派出所的电话后,赵静确定了丈夫在吸毒。佟继文被行政拘留了一个星期,赵静又给他买了一些药物,请假休息一周后,他又回到了王子树乡政府。

请假休息的那一个星期里,佟继文“就想睡觉”,今年六七月份,佟继文被双开。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当地相关公示中,佟继文标注为“原武装部长”。同僚描述,其工作“拖拖拉拉”。

赵静目前仍在竭力挽救青梅竹马的丈夫,但佟继文自暴自弃,与妻子一家处于半绝交状态,“谁的规劝也不听。”赵静说,佟继文被抓时,她羞愧得一度不敢出门,现在她最害怕的,是女儿长大以后会问,爸爸以前做什么工作,又为何被开除。

整顿

不定时尿检保证队伍纯洁

在德宏,1995年之后,由于边境贸易往来频繁,人口流动速度加快,吸毒人员在边远山区农村呈蔓延态势。德宏州纪委此次处理的41人中,有30名农村党员。

今年5月,当地出台了《德宏州对吸毒中共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处理办法》,对党员干部中的吸毒人员进行清理。

芒海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普佳称,当地党政干部每年都要签“禁止公务人员吸毒”责任书。今年4月和6月,芒海镇已经对当地党员和公职人员进行了两次尿检。

此轮吸毒党员干部的整顿工作中,王子树乡另有5名农村党员、1名乡政府职工被处理。王子树乡组织委员李云超称,佟继文是乡政府的干部,其被抓,系来自“社会上的线索”。

此轮整顿中,瑞丽畹町招商引资与对外经济合作办公室科员赵骅亦被清除出公职人员队伍。赵骅去年年底被当地警方抓获,当地政法委即将此情况通报至当地纪检部门。

赵骅的父亲是当地某局局长,母亲是当地一小学校长。其同学称,到后期,赵骅已经没有什么朋友。

赵骅主要负责验票工作,承担对外调货物进行检查。据了解,赵骅吸食的毒品,同样是麻黄素。目前赵骅仍在戒毒所,其位于畹町的住所空无一人,居所附近台阶长满青苔和杂草。

赵骅的上司、畹町招商引资与对外经济合作办公室主任杨保红称,党员干部吸毒,给这支队伍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特别是老百姓会认为,领导干部自己都吸毒,凭何禁止百姓吸毒?”他透露,赵骅吸毒被清除一事,给他们带来巨大心理震动。

当地基层干部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此前也曾处理过吸毒党员干部,但只在内部通报,此次向公众公开处理吸毒党员干部一事,实属罕见。

王子树乡组织委员李云超说,现在他们不定时尿检,“可能今天接到通知,明天就会尿检。”他认为,现在这支队伍,比过去纯洁多了。

原标题:云南41名吸毒党员被开除党籍妻子怕女儿问原因

稿源:中新网

作者:

人身意外险的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