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塞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窦唯与歌手姜昕的情感经历多图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7:43:11 阅读: 来源:柱塞泵厂家

虽然窦唯的表现让姜昕无话可说,可好奇心还是让姜昕看了那封信:那是两张淡蓝色的信笺,字迹干净整洁,无非是写了一些最近心情不好的话,只是在最后,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叫我小王?后来,王菲又给窦唯来过几封信,依旧是淡蓝色的信笺,窦唯也依旧每次看完都塞给姜昕,那些信,也依旧是说些最近在忙什么,心情又怎样,窦唯有时候也回信,他总是写得很短,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也不太善于写信,总而言之,希望她快乐!那些信的开头,他依然称呼她:小王。而姜昕,也就渐渐相信,那只是一份友谊。

·窦唯人生中重要的三个女人之一·

1988年,姜昕高中毕业从老家山东到北京经济学院就读,年轻懵懂的她当时还没有尝到过爱情的滋味,学校的生活平淡单调,但天生不安分的姜昕已经开始有些厌倦自己三点一线的大学生活。直到大一的那个春天,姜昕下课打饭回到宿舍,突然发现自己的床上放着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里面有两张从天而降的请柬,那是东四一家迪斯科舞厅开业的入场券,问遍同宿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那是谁送来的,信封上也只字未写。

当年北京的迪厅少得可怜,也贵得可怕,能去迪厅里转转,是姜昕的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就在那个周末,姜昕约上了她的同学徐薇拿着那两张从天而降的门票来到迪厅,曾经“驰骋”于各大学的周末舞会的姜昕,还是第一次在如此好的灯光音响设备下跳舞,两人都很兴奋,蹦着跳着到了忘我的程度。

忽然,一个男孩子裹着一件长得快要拖地的黑色风衣像风一样刮了过来,闪烁的灯光下姜昕看不清他的面庞,但姜昕注意到了他那一头随着节奏飘飞的长发。这个男孩子跳得非常好,他的头发,他的风衣,甚至他的人,都给人一种强烈的气息,左右摇摆着,上下翻飞着,横冲直撞着,而这一切,让姜昕知道,他和姜昕一样的年轻。

接下来不知道又跳了多久,迪厅里的音乐换成了很美的慢步舞曲,灯光也换成了一种昏暗而神秘的光线,男孩子几乎又是在同时,冲过来拉住姜昕的手,不由分说地将姜昕带入一对对相拥的人群中,“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窦唯!”男孩子冲姜昕友好的笑了笑:“一起跳支舞,你不会反对吧?”姜昕笑了,心想刚才大家一起玩了那么半天,你当然知道姜昕不会反对,这人还挺能装的。“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他继续问。姜昕也学着他的语气,“恐怕没有这个必要吧?”然后,两人一起笑了起来。“你是学生吧?”“你怎么知道?”“看得出来!”他们就那么一边在人群里随着音乐慢慢晃悠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姜昕甚至没留意到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慢慢移到了自己的腰间,而且,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知不觉就像舞池里的很多对一样靠得很近,近得姜昕几乎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味。就是从那一刻起,姜昕开始对这个男孩子有了好感,因为窦唯身上的那种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和不动声色的幽默,那是一种姜昕说不出来的诱人的气质。

那天从迪厅出来,姜昕还通过窦唯认识了三个朋友,他们分别是张炬、丁武和李彤,而那天晚上,姜昕当时只知道他们都是搞音乐的,姜昕怎么也想不到,三年以后,姜昕当初因为一张莫明的迪厅门票而认识的朋友日后居然分别成为了中国两支最具影响力的摇滚乐队的中坚力量。

虽然窦唯的表现让姜昕无话可说,可好奇心还是让姜昕看了那封信:那是两张淡蓝色的信笺,字迹干净整洁,无非是写了一些最近心情不好的话,只是在最后,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叫我小王?后来,王菲又给窦唯来过几封信,依旧是淡蓝色的信笺,窦唯也依旧每次看完都塞给姜昕,那些信,也依旧是说些最近在忙什么,心情又怎样,窦唯有时候也回信,他总是写得很短,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也不太善于写信,总而言之,希望她快乐!那些信的开头,他依然称呼她:小王。而姜昕,也就渐渐相信,那只是一份友谊。

·姜昕辍学·

从那次迪厅相遇后,姜昕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一直没有再见到窦唯,直到1989年的冬天,窦唯当时组建的黑豹乐队在中国工艺美术馆一楼大厅内开一场非正式的演出,窦唯通过朋友邀请来正在上课的姜昕观看,那次演出是姜昕第一次看到窦唯他们象模象样的演出,顿时就被那阵势惊呆了,那么多留着长头发的男孩子聚在一起,台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挤在舞台前面,人群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着,跳动着,他们甩动着头发,挥舞着手臂,而台上,站在前面的两个人也是清一色的长发,其中一个头发几乎遮住了脸,正埋头把吉它弹得飞快的,姜昕看出来是李彤,而旁边那个一手撑着麦克架,一手拿着麦克风的,正是窦唯。那一夜窦唯在姜昕眼里成了“英雄”,而姜昕,也就在那一夜,无可救药地陷入了情网。

窦唯和姜昕正式谈恋爱后,窦唯的妈妈接受了他们的爱情,于是姜昕和窦唯就搬到窦唯在北京一个胡同里的家里和窦唯的妈妈一起生活。在那个小院里姜昕一住就是将近四年,在那段时间里,窦唯的妈妈给了姜昕类似于对女儿的关怀和照顾。而姜昕,也感受到了几乎很少感受到的家的温暖和深深的胡同里的可爱的人情世故。受到窦唯的影响,姜昕开始喜欢并尝试着唱歌,同时为了补贴一下自己的生活,姜昕开始去一些酒吧里做歌手,姜昕很幸运,唱歌的第一家歌厅就是当时北京最好的一家,后来在那儿唱过的不少歌手都成了大大小小的“腕儿”,姜昕一开始的工资是每晚三十元,后来又涨到五十元甚至更高,记得第一个月连工资带点歌费分成,再加上小费,姜昕居然挣了两千多元,想想每天晚上只是简简单单的唱几首歌就能挣那么多钱,姜昕完全没有了在学校上学的兴趣,可能有些叛逆,在姜昕“半工半读”了一个月后,姜昕望着自己学不下去的会计学,连退学手续也没办,把铺盖卷儿干脆丢在宿舍里,收拾了一些“细软”,直接搬到了窦唯家跟自己的学生时代永远的说了“bye bye!”

姜昕开始正式做了一个歌手,和窦唯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他们两人生活在一起。每天中午足睡醒来,小院里静悄悄的,是完全属于他们的世界。两个人一边起床穿衣,一边有答有问的大声笑念着孔明隐居时每天起床时常念的那首著名的诗句:大梦谁先觉?于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不觉日迟迟。接着窦唯会放123下一页虽然窦唯的表现让姜昕无话可说,可好奇心还是让姜昕看了那封信:那是两张淡蓝色的信笺,字迹干净整洁,无非是写了一些最近心情不好的话,只是在最后,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叫我小王?后来,王菲又给窦唯来过几封信,依旧是淡蓝色的信笺,窦唯也依旧每次看完都塞给姜昕,那些信,也依旧是说些最近在忙什么,心情又怎样,窦唯有时候也回信,他总是写得很短,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也不太善于写信,总而言之,希望她快乐!那些信的开头,他依然称呼她:小王。而姜昕,也就渐渐相信,那只是一份友谊。

·姜昕发现窦唯和王菲的事儿·

有一天下午,姜昕一个人在家,邮差送来一张包裹提取单,从单据的发件人一栏处,姜昕得知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王菲。包裹的出现让姜昕觉得多少有点儿意外,因为在这之前王菲和窦唯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联系。那一段儿姜昕和窦唯一直很好,所以姜昕也就没太多想。只是有点儿奇怪,她会有什么东西要寄给他呢?等窦唯回来后,姜昕把单子交给他,他去邮局取回了东西,是一箱CD唱片和一顶很漂亮的线帽,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窦唯把信拆开来看了,然后很大方的顺手塞给了姜昕:“没吃醋吧?”,他笑着探过头来观察了一下姜昕的表情,发现姜昕多少有点儿不太自然,“别小心眼儿,噢?” 窦唯把那顶线帽给姜昕戴上:“这个给你还不行吗?去照照,好看死了!”,他吻了一下姜昕的脸颊,又做了个他拿手的鬼脸儿,就兴致勃勃的跑去拆那些CD了。

虽然窦唯的表现让姜昕无话可说,可好奇心还是让姜昕看了那封信:那是两张淡蓝色的信笺,字迹干净整洁,无非是写了一些最近心情不好的话,只是在最后,她说: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再叫我小王?后来,王菲又给窦唯来过几封信,依旧是淡蓝色的信笺,窦唯也依旧每次看完都塞给姜昕,那些信,也依旧是说些最近在忙什么,心情又怎样,窦唯有时候也回信,他总是写得很短,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也不太善于写信,总而言之,希望她快乐!那些信的开头,他依然称呼她:小王。而姜昕,也就渐渐相信,那只是一份友谊。

直到一天姜昕如约去看窦唯的演出,当姜昕赶到的时候,窦唯他们已经演完了,台上是别的乐队,找不到窦唯的身影,在问遍了身边所有的朋友之后,姜昕最终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找到了窦唯,那是王菲在北京开的房间,找到窦唯的时候窦唯显然刚洗过澡,姜昕注意到他的头发是湿的,在“突然”看到对方所表现出的一瞬间的惊愕和不知所措之后,窦唯和姜昕陷入了“漫长”的对视,直到酒店保安由于姜昕的冒然闯入而赶到。当然那天保安们一进房间就发现那只是一桩“民事纠纷”,是与他们的“职责”无关的。可是保安们还是不肯放过他们,保安以“超过酒店来访时间”为由把姜昕、窦唯和王菲带到保安部并且要求他们交待事情的经过——三个人分别在三张桌子上,一一发了纸笔,而保安,则像监考老师一样背着手,神情严肃地在其间走来走去,其实完全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好奇心和藉以打发那漫长而难捱的夜班儿,后来王菲她很快就被批准回房间了,而姜昕和窦唯则一直到早上五点多钟才被允许离开。

离开酒店时天快亮了,姜昕和窦唯在大街123下一页

汕头平板随车吊销售点

防火无机纤维棉

焦作出口轻量化自卸半挂车价格图片